from here

人们在社交网站上只会关注他们认可的人,就像父亲喜欢和他最像的那个儿子,因为对他的认可其实是对自己的认可,如果和自己持相同观点的人碰巧很牛逼,那就更能证明自己所的坚持的东西是对的了。

说到底,我们希望世界是我们认为的那个样子,如果一个人发表了“异端邪说”,我们不会像花刺子模国王那样杀掉他,但我们可以选择性失聪,可以觉得他是傻逼,可以取消关注,可以一键拉黑。

经常看到网上有人讨论诸如“A 和 B 哪个好”此类的话题,比如“足球和篮球哪个好玩?”,”印度教和基督教信哪个可以得永生?“,”Emacs 和 IDE 哪个好?“。我想这样的问题再讨论一百年,最后的结果还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因为几乎所有关于“选择”的讨论,最后都会演化为价值观的争论,而价值观本来就是很主观的东西。

这就是为什么哲学家在考虑问题时,总是会营造出一个完全陌生的、无法借用任何生活经验的场景或困境,并从中做出选择。因为生活经验会让人失去判断力,只有剥离了个人情感,我们才能理性地思考问题。

一种合理的解释是我们内心深处认为错误的代价太大了。人生在世,不过百年,好不容易产生一个看法,怎么能是错的呢?一个人一生可能就做那么几次选择,怎么能做错选择呢?

但是想到我们每个人最终都会在寻求印证和巩固观点的轮回中一条道走到黑或一条道走到白,心里面多少还是有些担忧的。



Published

02 June 2013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