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了半年的《Head First C》这些天终于翻译得七七八八了,于是在无尽的时间与广袤的生命之中终于又多了一件可以确信的事。

累。不是身体上的累,而是心理上的疲倦。摆夜市卖烧烤的大娘每卖出去一串烤肉,就能收获与自己劳动等价的一份收入。在写字楼上班的白领平时加班再辛苦,每个月至少有一天能够看到人生的意义。

但翻译呢?每天反复地做着同一件事, 但看不到自己的付出有任何回报,人在这种情况下很容易迷失方向。有时感觉自己就像海明威笔下的桑迪亚哥,在一望无际的大海上与几条鲨鱼周旋,既没有人知道他的痛苦所在,也不会有人为他偶尔的“会心一击”喝彩,剩下的只是孤独的等待。

不过这样的经历也让我学会在等待的同时不觉得自己在等待,并且乐在其中。

至于翻译本身,其实还是一个需要长期积累的过程,就像《禅与摩托车维修艺术》中说的那样:

你想知道怎样画一张完美的画吗?很简单,你先让自己变得完美,然后再顺其自然地画出来,这就是所有专家的方式。

市面上流传“信、达、雅”这种说法,我至今不得其解“达”是什么意思,而“雅”到底要“雅”到什么程度。翻译的唯一目标在于真实传达作者的意图(也就是“信”),而其他的只是细节。



Published

01 December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