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去吃火锅,这样的事情在昆明生活的时候一次也没有,而到了上海之后,却真的一个人去吃了很多次火锅。来福士广场楼上有一种可爱的火锅吃法(店名倒是真的忘了),每人面前一个小小的电磁炉。之前我一直觉得一个人去吃火锅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因为火锅这件事物,实在是由太多的元素构成,各种各样的蔬菜和肉类、一帮人在关于熟了没有的争论似乎都是构成火锅这一完整概念不可缺少的元素。

Livid’s Paranoid

与钓鱼、跑步、看书这样的活动不同,吃火锅在我们过往的经验中属于团体运动的范畴。

今年七夕节的前一个晚上,我也尝试一个人吃了火锅,在成都这个地方。

这种感觉就像一个人踢完了一场 90 分钟的足球比赛,节奏之快令我有些手忙脚乱。



Published

07 September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