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与摩托车维修艺术》中的一段话:

这也是这个时代的问题。如今,由于类知识的范围太过复杂,结果每一个人都变成专家,然而却造成了彼此之间的疏离感。如果有人想在各种学问之间自由地游荡,势必会和周围的人疏远。同样在“此时此刻”吃午饭也是一种专门之学。

很难想象把我和一个搞金融人的关在一间屋子里的情形,我脑中只能浮现出长线、短线的几何形象,他自然也不了解我平日里关心的东西。如果我们不谈体育、女人,那么唯一能谈的就只有政治了。

到最后每个人都会成为 Unix 哲学所描述的小工具,做一件事并把它做好(do one thing and do it well),这也是为什么沟通能力、团队合作能力在大企业中被过分强调的原因。

也许在几十年之后,数学是各行各业的人凑在一起时可以讨论的唯一一样的东西。

如果我现在碰到一个 2000 年以后出身的小朋友,我会对他讲:“孩子,好好学习数学,为以后的社交生活打下坚实基础。”



Published

06 August 2012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