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篇文章看起来在数落 Unix 的弊端,其实挤兑的是文本数据流,相反他还普及了很多命令行方面的知识,起到了推广 Unix 的作用 : )

如果不考虑网络和存储问题,所有的数据以一棵 parse tree 表示这个主意非常棒,因为它消除了“语言”的隔阂。

就好比我们平时讲话时,别人讲的一句话(文本数据流)我们并不能直接理解,大脑要对其进行解析,然后进行语义上的分析,从而才能理解语言的含义。如果所有的对话已经是一棵棵解析好了 parse tree,可以省去不少麻烦。

然而结构化的数据流比纯文本流占用更多的通信带宽,因为它多出了结构化信息。

这个矛盾就像通信的时候为了传输更小的数据,通常需要在收发两端花更长的时间编、解码数据。

为什么我们人类在进化的过程中没有这么做(使用结构化的信息)呢?还是通信上的效率问题,想象两个人对着骂街,说的却是结构化数据,该有多么别扭啊!



Published

05 August 2012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