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看了倪益瑾先生的个人摄影展,作品是他在全国各地拍摄的一些风景照。有趣的是他老人家也在现场,和大家分享他的摄影技巧(比如在什么样的季节在几点几分用什么样的光圈和快门拍摄壶口瀑布效果最好)和人生感悟。

虽然和他仅有一面之缘,但我依然可以在他的作品及文字中感受到一种平静。泰山崩于前,而巍然不动的平静。这种平静我只有在小时候炎炎夏天吃棒冰的那几分钟时才具有过。

50 年以后,我能否像他一样也举办个人作品展?我能否把风景都看透,然后和喜欢的人一起看细水长流?以及我能否依然健在?

Anyway,如此的晚年生活着实令人感到羡慕。



Published

25 June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