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当意识在时间的积水中缓缓睡去,我用一杯咖啡将它浇醒,同时继续写这篇文字。

二月的最后一天,我离开了上海,来到了合肥。走的时候,我将一整张 The Best of Suede 塞进了 mp3。在接下去的一个月里,在 BA 怆然的歌声中,我又开始了晨跑。事实上,我原本可以将这个习惯延续四年,直到我从学校毕业的那一天,要不是大三上那场突如其来的胃病的话。

起初我只是绕着田径场的跑道跑,并没有多少景色可看,直到某一天我看到了网上有人提议到天鹅湖跑步。围着湖跑步让我感到心旷神怡,缺点是我无法获知自己跑过的距离,因为据说海岸线的长度是不可度量的

何志武跑步是为了蒸发身体内多余的水分从而使自己不那么容易流泪。我又是为了什么而跑步的呢?或许我只是借助跑步让自己处于某种持续的惯性之中,只有这样我才能感到自己时刻在战斗,我才能在内心的平静与世界的喧嚣之间找到一种平衡。

就像写作让我学会思考一样,跑步带给我的好处也是显而易见的:健康,自律和富足。况且跑步还是一种十分廉价的运动,不受场地限制,不用凑齐人数才能开始,我唯一需要就是一双跑鞋和一点点坚持。

现在的我和两月前相比,头发更加长了,但局部的变化并没有影响整体,我还是和过去一样帅或不帅。被别人说文艺的次数更多了,事实上我一直不太明白这个词的含义,我对它的理解仅停留在中学时代对文艺委员的认识。但如果他们说的文艺和这篇文章讲的是同一个东西,我想我会很高兴地接受。

依然不喜欢乱交朋友,同时和那些已经成为朋友的人保持着推心置腹的关系;依然没有女朋友,如果我说我已经可以以一种乐观的态度面对这个事实,那完全是自欺欺人。最近喜欢在各类网站注册信息的 company 一栏填上 my own company,因为这个单词很符合我现在的生存状态:do everything with my own company。

似乎,四年里看过的所有小说和电影除了让我获得了新的体验还起到了一种作用,那就是提高了我对这个世界的期许。所以当我满怀期待地扑向世界结果却发现现实是如此平庸无奇的时候便陷入了深深的绝望。而绝望的根源在于,我自己本身也是一个凡夫俗子。



Published

05 April 2012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