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通常把自己联系列表中的人分成两类:一类是以 @gmail.com 结尾的人,一类是不以 @gmail.com 结尾的人。并下意识地会对前面的一类人产生好感,很多时候一个邮箱可能就成为了两个人在人群中认出彼此的暗号,gmail 这个符号在今天的作用相当于“王小波”之于九十年代中国社会。尤其在 Google 退出中国一年后、Gmail 频繁遭受攻击的今天,如果别人问我要邮箱,我还是会告诉他 gmail 的。

IT 界流行过这么两个笑话:第一个是在中国 Google 用户的数量乘以他们的平均智商等于使用某度的用户数量乘上他们的平均智商。第二个是某度的工程师自己上网查东西都不用某度。但是仍旧有很多人对 Google Inc. 是一个怎样的公司充满了误解。

2010 年 1 月“谷歌图书计划”在中国遭遇到了巨大的阻力(《中国作家协会维权通告》)。中国作家中只有韩寒一人看清了谷歌的“真面目”,公开表示自己欢迎谷歌来扫描他的书。试问一个以“不作恶”为信仰的公司有怎么会把有版权的书放到网络上供人们随意下载呢?谷歌虽然扫描了全书的内容,但是只在搜索结果中显示上下文的内容(否则显示全文的话就是真正的侵权了),这样就支付给作家每本书 60 美元的报酬。这就好比书店除了提供了试读之外,还允许读者通过关键字搜索到某些书的某些段落,帮助读者更好地判断到底要不要买这本书。但是有些出版社和作家不这么想,他们怕读者读了里面的一部分内容就不想买了,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书店里的很多垃圾书外面都套着一个塑料袋子,买回去一看才大呼上当。真正的好书从来不怕试读,即使你已经在书店读完了也会把它买下来,因为你还想读第二遍。

谷歌在进入中国以后过了很长时间才推出了“谷歌音乐”,他们之所以如此小心翼翼就是怕在“版权”这个问题上犯错,Google 怎会不想在流量上和某度争一下?但是不能为了流量而去违反“不作恶”的原则,即使当时就任谷歌大中华区总裁的李开复想犯错,美国的董事会也不答应。

最后我们知道谷歌还是离开了中国,但是他的退出和当年 eBay 完全不一样,前者是因为自身原因失去市场,后者则是因为理念不和。一个是 eBay 失去了中国,一个是中国失去了谷歌。借用《蝙蝠侠》的一句有名的台词:“You thought we could be decent men at an indecent time?”如果说 Google 是一个 decent man,而现在的中国属于 indecent time。

但这不能阻止我们喜欢 Google 这家公司,因为它有很多很好的产品,而且它是一家真正的技术公司。

谷歌总是能够反映一个最接近世界本来面貌的。我最欣赏 Google 的“手气不错”这个功能,点击以后能够跳过搜索结果而直接进入网页(大多数的时候都猜得很准)。要知道搜索引擎盈利的学问就在那个搜索结果页面,因为所有广告就展示在那页上,那么 Google 为什么要跳过这页呢?因为 Google 认为自己是一个搜索引擎,而一个搜索引擎除了要“准”之外,就是要让用户以最快地速度离开它。就像我们去图书馆的时候希望花更少的时间在查找一本书上。而某度正好相反,它千方百计地想把用户留在搜索引擎以内,这样就可以通过广告赚更多的钱了,“框计算”就这样应运而出。

让用户以最快的速度完成某项工作,然后以最快的速度离开电脑去享受人生。—— UNIX 哲学

同样的道理,搜索引擎也没有必要把用户留在网站内。作为一个互联网公司 Google 能够有如此胸襟,才是最令人值得敬佩的。

当年国内那些邮箱还在论 MB 卖钱的时候,Gmail 率先推出了免费的 1G 邮箱。今年的 4 月 1 日 Gmail 度过了自己 7 岁的生日。它给带给我们的实在太多,祝它好运。



Published

12 April 2011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