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ne

今天和朋友一起造访了位于马陆的葡萄艺术村,想赶在艾未未工作室拆除前拍两张照片。结果我们晚来一步,发现强拆比说好的时间提前了几个月,我们连残骸都没找到。真是昔楼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大白菜。

当然这次被拆的只是艾未未和丁乙的工作室。另一个画家的工作室仍处于在建状态,村民对我们讲,房子前前后后造了有一年多了,期间停工好几次。除了作为画家的办公地点以外,还要建宾馆、游泳池和购物中心,客户群体是那些每年来马陆买葡萄的人。

一些村民好像在掩饰什么,当我们问起工作室的事情时,他的回答是“我们这里肯定没有”。还有一些人则表示虽然知道有个画室,但不知道是干嘛的。

艺术村是这个村子的名字,但是村子本身和艺术没有丝毫联系,我们见到的唯一一件艺术品是一间五边形的木屋,它的风格和周围民房的形成强烈的反差,以至于破坏了整个村庄的安详。当然它也只能算是一件艺术品,因为作为建筑它毫无功能性可言。据我观察,村民们需要的是一个能够容纳很多人打麻将的地方,而现在他们只好挤在一间很小的活动中心。

艺术村在 2005 到 2010 年间投资了 2.4 个亿,前前后后建起了一个葡萄主题公园,一个生态公园,甚至还有一个葡萄研究所,不知道是研究怎么种葡萄还是怎么吃葡萄的。当然艺术村最引以为傲的还是它的 6 个艺术家(现在只剩下 4 个了),千万不要以为这些艺术家都是这个村子走出来的,那是你把它和周云蓬的画家村搞混了。艺术是艺术,葡萄是葡萄,相比之下我觉得葡萄和菩提的关系更大些。



Published

17 January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