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世博会我的观点是,在互联网技术无比发达今天,几乎所有东西都已经在网络上博览了,人类已经失去了动用如此人力物力来进行经济、科技、文化上的交流的必要,这显然也是不够环保的。虽然世博会很盛大,但还是不足以吸引我,在此之前就我从来不会关注哪一年的世博会在哪里举行,有多少人参观,所以去年在周围很多人争当志愿者的时候,我却在研究国际足球裁判手册。所以如果中国哪天能够成功申办世界杯,我想我会更高兴的。

中国只有消费者、旁观者、第三者或者老者,而没有志愿者、爱好者、冒险者、旅行者或者学者。我们对于无偿的理解本身就很奇怪,最好的例子就是无偿献血的人通常都有很多回报,无论是物质上的还是精神上的。让我们做一个在日常生活中热心地帮助他人的志愿者,而不是一碰上什么重大活动才抱团出现。志愿者不是超人,也不一定要换衣服的。

今天晚上去拜访一个叫孙海平的人,可惜和我一起去的人不叫刘翔,我们去找的也不是田径教练的孙海平。孙海平是个很健谈的中年人,属于少年得志、中年不得意的类型,在和我们相处的几个小时里面,他始终不停地在说话,一会儿谈他的人生哲学,一会是“2002 年以前,google 最后一条才是另外一个孙海平”的大话。他的精力之旺盛,使我们这些年轻人都自叹弗如。回来的时候已是半夜,还下着大雨,一路上唯有身穿防水衣服的“小白菜”无所畏惧,一往无前。



Published

18 May 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