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某段时期我对作家这个职业的认识是他们以写作为生,著作等身,有一大批的读者。后来当我把这个条件和中国的作家对比,于是我得出了在中国,作家就是教科书作家、玄幻小说作家、韩式爱情小说作家和色情小说作家。

直到有一天我同桌从书包里掏出一本厚厚破破的本子,并对我说这是他写的一本小说,我才发现其实我们大家都是作家。

写作和阅读都应该是很纯粹的事情,相比之下写作应该更纯粹一点。如今写文章的人要看发行商的脸色,而发行商要看消费者的脸色,众所周知,中国因为在过去三十年的不正常的发展,导致的精神文明建设和物质文明建设有严重脱节,所以我们的消费者的智商其实是很低的,但是他们却引领了市场方向。所以除了作家要有良心,读者还得有脑子,作家写了一本好书让大家认真反思,社会才会有进步。

如今的书店已是玄幻、韩式的天下了。要是想看稍微有点想象力、创造力的小说,我只好去找一些科幻小说,兴许科幻小说的文学性还强点。因为在中国写科幻和看科幻的是一批固定的群体,而且有美国和好莱坞一起共同来培养,一篇科幻小说写得再差,那也是一篇有新意的普通小说,但你说你要搞文学,指不定搞出什么来。就是上个月,《科幻世界》的社长因为杂志质量下降而被读者集体逼宫,而像一些老牌文学杂志办了那么多年,也没有人觉得质量有下降。

我和此书的作者一样,相信真正的文学终究能够取代纯粹的娱乐。真的想娱乐大可去娱乐城,在那里你可以彻底娱乐,文学是一门艺术,对待艺术就像科学,人人都应该怀着一颗敬畏之心。而作家更要有“虽千万人吾往矣”的决心。



Published

14 April 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