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参加了一个培训,我们光听到思科了,所以去干什么也顾不上知道,风尘仆仆赶到现场,发现来的人基本都西装笔挺,皮鞋锃亮,我们也有人穿了西装,如果西装短裤也算一种西装的话。

和我一组的有四人,其他三个都是科大人,一个博士,两个硕士,就我一个大二,就连主持人也曾是科大物理系的高材生。但是当时我一点也不怯场,积极思考主动发言,由于与生俱来的 critical thinking,最后被主持人评价为 demon advocator。

最后给活动打分,我边上的人不是给 10 分就是给 9 分的,就我一个给了 7 分,可能他们习惯于考试的时候不是 100 就是 99,以至于 8 分在他们心里已经是一个很低的分数了,但我觉得 7 分其实就挺高。

至于思科,我很欣赏它的企业文化,那就是做任何事都要像它的名字一样死磕到底。

回去的时候迷路了,问路居然还问到一个日本人,我知道有人会从中看出英语学习的重要性,并对我说中国人如果懂英语的话以后就可以在中国问老外 XX 路怎么走了,对此我表示无话可说。后来遇到一个好人,开车捎了我一程。这种事情在发生过倒钩案的上海是十分罕见的,却被我碰到了,让我在刺骨的夜风中倍感温暖。



Published

23 March 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