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星期以前,我突发奇想跑去电脑城请教别人怎么拆卸笔记本。本来我以为笔记本拆机是一件很简单的事,只要用螺丝刀把螺丝一个个转下来就行了,话是这样说没错,任何人都可以在 5 分钟内把再大的机器拆成一小块一小块的,问题怎么再把它装起来。电脑城拆一次机是 180 元,前提是装操作系统就得 50。店员很有耐心地解答了我所有的困惑,并免费为我除去了笔记本表面的灰尘,不过他不小心把键盘上的 F1 勾下来了,半天没装回去,真是“一键还原,八方支援”,为了了解这个键是怎么装上去的,他把 F1 周围的几个键也勾下来了一遍,终于掌握了规律……我在这一个小时里面通过聊天所习得的知识,比我进大学至今加在一起学到的都要多得多。

后来我查了一下这款机器的拆机教程,异常复杂,各种拆机视频像是在拍《拆弹部队》,很多网友至今连键盘都没能拆下来,或是装回去就开不了机了。

通过这件事我的教训是,大学生其实是很没用的,我怀疑我们的很多计算机系毕业生对电脑的了解程度都不一定能超过烟草部门的一个局长,自己装个机都成问题。昔日的骄子变成饺子了,很多连饺子都不是,下课鬼混上课打盹,充其量只能叫馄饨,大学也从有学术的明星沦为了有技术的小姐,只要花钱谁都能上,而有能力的人应该觉得自己亏了才对。



Published

06 March 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