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之前我曾有过执法足球比赛的宝贵经验,那是在某学期的最后一节体育课上,当时全班男生都上场了,而那天我就是全场比赛的主裁判。比赛中我出示过一张用学生证做的红牌,有人铲伤了别人,因为所有人都在场上,于是只好把肇事者罚下,让他背伤者去医务室了。唯一的争议出现在终场前不久,当时我判给防守方的一个球门球,但是进攻方队员认为应该是角球,防守方的守门员也上前解释说他也看到是他的队友把球碰出了底线,但最后为了维护世界的和平以及裁判的尊严,我坚持了原判。比赛最后在一场叹息声中结束,我们所有人都会在之后的那个夏天回味这场球赛。



Published

09 January 2010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