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我和琛哥是打算在学校的图书馆过这个新年的,因为元旦那天图书馆要关门,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31号晚上睡在里面不出来。为此我们做了一番调查,我们发现图书馆的监控系统在设计上有一个重大的缺陷,这个缺陷就是监控室的窗开得太低了,以至于有很长一段时间当里面的保安在用摄像头监视整个图书馆的时候,我和琛哥就站在窗外监控整个过程。而到了晚上图书馆也只有两个保安值班,之前一天我们还被锁在了图书馆里,这说明这个假装很高科技的图书馆的安全系统其实根本不堪一击。

最后我去了一个很多人参加的跨年活动,在最后的几分钟里,烟火齐放,鞭炮齐响,我冷得困得不行,突然看到一颗许愿树,马上许下一个心愿,我希望等会儿谁放鞭炮的时候可以把这树点着,这画面一定很温馨,想不到这个愿望很快就灵验了,一旁一个在烧香的人烧着烧着就变成了自焚,在这样的场合消防城管永远是必不可少的,果然消防队及时出现扑灭了这火。

今年的外滩据说有很隆重的仪式来迎接 2010,迎接世博,但问题是那里还是外滩吗?

后记

大约几个月以后,我和琛哥终于在图书馆度过了一个奇妙的夜晚。那一夜,我们成功避开了保安的搜捕,在所有摄像头前一闪而过,潜入了图书馆的报告厅。我们举手之劳修好了报告厅的路由器,看了一会儿《甘地传》和电视剧《三国》,琛哥甚至为了我冒着生命危险去偷水。终于我们在精疲力竭以后躺在报告厅的地板上沉沉睡去……

其实无论是睡在寝室里,还是图书馆的地板上,抑或是五星级宾馆的高床软枕,都没有本质的区别。区别在于人的心态,而当时我们的心情只能用“猖狂”来形容。



Published

02 January 2010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