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的一年又将过去,我估摸着又要到写年度总结的时候了,每年的这个时候人们都会习惯性地去总结什么,虽然每次总结到最后不一定能总结出什么来,总结总结,本来就是总是没有结果的意思,所以不如来讲讲最近发生的事情。

前几天我在学校购置了一本三千余元的书,和所有采购员一样,我没有掏一分钱,我向图书馆推荐收藏此书,想不到图书馆那么爽快地答应了。我觉得学校每年买书的钱有限,与其让别人拿着这点钱去买一本我这辈子可能都不会看的书,不如自己来选一本,于是我琢磨了半天找了一本最贵的给推荐了。因为是外文原版图书,所以基本没有人民币一千以下的,而国内的同类书籍很少有一百以上的,这说明在我们这个国度文化其实是很不值钱的一个东西。我选的那本是讲什么内容的我都不清楚,留电话的时候我还稍微心虚了一下,倘若图书馆几天以后打电话向我来确认此事,只要我能够说出这本书的名字就他们就买下来否则让我承担书价的 30%,我就要吃不了兜着走。

很多人以为信春哥就能能不挂科,但是春哥自己也挂了很多科,并且面临着退学的危险,据说这学期春哥要再有几门不及格就要回家了,如果真这样我们大家都会很惋惜。春哥其实是个性情中人,当年只是为情所困,和谈了七年的女友分手后整日借酒浇愁,现在我每次去春哥寝室都还看到在他桌上放着一包红双喜和一瓶二锅头,后来我知道其实春哥那瓶二锅头已经喝了一个月了,一半是蒸发掉的。那一根他不抽的烟,他一放好多年,它一直在身边。

冬至那天去吃饺子,在此之前我都不知道原来冬至是要吃饺子的。我们看到了一个头戴圣诞帽的奇异男人。我始终搞不明白究竟是什么动机迫使那些人如此渴望圣诞节的来临,倘若在圣诞节放一天假或是真有个老头送我们礼物那我还容易理解,而现在以为在松树上挂几个彩灯就是圣诞了,不知道情况的人还以为圣诞节是纪念圣诞老人的,所以说每年的圣诞节荒诞和扯蛋的成分更多一些。



Published

23 December 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