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胡斌验明正身开始服刑,杭州飙车案也就告一段落了,对胡斌来说这个故事下一个段落的开始或许就是三年之后当他刑满释放,但对我们的主流媒体而言事情永远不会告一段落,因为有太多的东西等待着他们去挖掘,就好像邓玉娇现在的生活一样。

回首这一年来的生活我觉得真是一言难尽,其实很多东西都是一言难尽的,一言能尽的基本都不是好事情。两月份我在上海看海,金山的海除了泡沫多一点还是很耐看的,冬天人还很少,奉贤的海就相对差了一点,去之前那些人都把东海描绘成黄河,但是我没被吓到,不料那天下午我自己终于也看不下去了,干脆坐在岸边闭上眼睛听大海的声音。

后来我曾与伟哥参加过一个比赛,至今我都没有搞明白那是怎样一个比赛,起因不过是踢球的时候张哥问我们能不能过去和他们一起搭房子?我问张哥是什么房子,这个时候一个球徐徐滚来,张哥一脚踩住,说就是这个样子,几天后我们就莫名奇妙地出现在了那个地方,我们所要做就是用手上的纸板和螺钉搭出一个房子。但是无论如何我觉得我们好歹认识了张哥、老毕以及老杜,还有一个十分漂亮的姑娘,不幸的是我们本来就认识张哥、老毕以及老杜,而且那个漂亮姑娘已经有了男朋友。不过那个七米高的蛋能够做出来真的很不容易,最后出动了几十个人才把顶放上去,而在此之前我和老杜在内的所有人都认为那是不可能的,但事实总是以同样犀利的方式回敬我们。



Published

01 August 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