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觉得给外国电影译名字是一件很困难的事,因为给电影想名字就是一件极其困难的事,如何在不改变导演所传达意志的情况下将名称翻译得既诗情画意又表情达意就更难了,《楚门的世界》直接翻过来应该是《杜鲁门的世界》,听着怎么那么像美国总统的自传?比如这部电影的英文名就叫LEON,而我们只记住了《这个杀手不太冷》这个名字。   

曾经有人拿这部电影与“恶之花”《洛丽塔》做比较,吕克贝松对此的回答是,这部电影讲得是两个孩子间的故事,这个说法很美妙,会让人不由地联想到青涩的初恋。苦难的身世让马蒂尔达有着12岁女孩所没有的成熟,同样,过着与世隔绝生活的里昂也有着一颗童真的心,原本两个没有任何关系的人因为一场灾难被紧密地联系在了一起,随着剧情的深入两个人之间又产生了一种微妙的情感,那是一种柏拉图式的爱(在这点上和《洛丽塔》是相反的),里昂的爱更多是一种父爱般的关怀,马蒂尔达的爱则有些类似弗洛伊德所说的“爱烈屈拉情结”,吕克贝松并没有明确地向我们展示这种情感,而是用马蒂尔达的大胆追求和里昂的不断逃避这对矛盾暗示这种关系的存在,故事的结局无疑是个悲剧,因为这种爱情注定是社会所不能接受的,但是我却从中看到了人性的光辉,这是世俗伦理所遮掩不住的。   

电影中意味深长的片段还有很多,比如:

  • 马蒂尔达问里昂:“人生是一辈子这样,还是只有童年是这样(痛苦)?”任何人都能猜到里昂的回答:“一直如此。”
  • 里昂一人在电影院里看电影,看到精彩之处,却没有人与他分享快乐,可他依旧挂着灿烂的笑容。
  • 马蒂尔达的“模仿”游戏彻底激发了里昂的童心,两个又在屋内互相泼水,像两个孩童般无邪。

虽然有的画面很血腥,但我始终认为那是一个童话,杀手只是里昂的职业,只是推动剧情发展的一个引子罢了,在我心中,他不过就是一个一个喜欢喝牛奶的十九岁男孩儿罢了。一如这个电影的名字,这个杀手不太冷。

此文是被逼所写,但《这个杀手不太冷》的确是一部好看的电影,影片一开始的那个航拍镜头就被载入了史册,吕克贝松,让雷诺和娜塔莉波特曼也都是我喜欢的导演和演员,94、95是好片云集的年份,那同样也是资本主义最辉煌的时代。



Published

29 April 2009

Tags